<th id="19txx"><noframes id="19txx"><span id="19txx"></span>
<strike id="19txx"><noframes id="19txx">
<progress id="19txx"></progress>
<progress id="19txx"></progress>
<th id="19txx"><video id="19txx"><th id="19txx"></th></video></th>

曾經瘋狂到“一芯難求”的半導體行業,怎么就一下子窒息了?它究竟得了什么

2022-11-14 23:17 | 云南生活網

 

就在11月14日,全球最大的手機制造商三星,對明年的出貨量計劃下調13%,相當于3000萬臺手機,今年第二季度,三星在全球賣了6180萬臺手機,市場份額21%,這次下調,相當于砍掉了半個季度的銷量。

曾經盛極一時的芯片行業,已經從盛夏迅速寒冬。

昔日不可一世的美、日、韓等半導體大國的芯片產業,業績已經出現非常嚴重的下滑,很多公司不得不大幅裁員以應對寒冬。從最新公布的三季度數據來看,三星銷售額同比下降14%,英特爾營收同比下降20%,凈利潤同比下降85%,AMD消費業務營收環比、同比跌幅分別高達53%和40%。英特爾計劃裁員數千人,AMD宣布裁員近千人。

作為全球半導體行業“臺柱子”的臺積電,雖然前三季度取得了增長,但是當下已出現產能過剩,而且要求員工休無薪假期。而在半年前,臺積電的生產線還處于超負荷運轉,芯片訂單飽滿,排產等待期漫長的狀況。

半導體蕭條周期沒有任何過度和緩沖,就像北方的冬天以一場突降的暴雪的方式,讓市場從夏天直接邁過秋天進入了寒冬。

據市場分析公司Semiconductor Intelligence的數據,到2023年,全球芯片市場將收縮6%,但存在進一步下行風險。另一家市場研究機構Future Horizons更加悲觀,認為半導體行業正在走向自從2000年互聯網泡沫以來最大的衰退,也是芯片制造史上最大的衰退之一,Future Horizons在預測中指出,2023年,芯片市場將下滑22%。

曾經瘋狂到“一芯難求”的半導體行業,怎么就一下子窒息了?它究竟得了什么???

 

芯片供需的“澡堂定律”

如果你在澡堂洗過澡,相信會經歷過這樣的場景:剛打開水龍頭時,感覺水溫不夠熱,于是就往熱水方向擰,結果發現熱過頭了有點燙,然后又往冷水方向擰,結果發現涼過頭了,要反復調試幾次才能調到一個最佳溫度。

為什么會出現這種水溫滯后的現象呢?因為澡堂的水管比較長,熱水從鍋爐房輸送到用戶所在的水龍頭,需要一定的時間。

芯片行業是同樣的。由于產業鏈較長,芯片供應、需求不可避免會經常出現時間上的錯位,導致供給方的反應處于滯后狀態。臺積電的產能長期處于稀缺狀態,但現在忽然之間就過剩了,這個過程就是“澡堂定律”的一個鮮明例證。

市場的嚴重錯配,往往是從“非市場因素”開始的。2019年美國出其不意地開始對華為進行制裁,引發了行業恐慌。為了預防被制裁,很多中國國內終端廠商開始瘋狂囤貨,帶動芯片代理商也跟風囤貨,原本處于周期沖頂下行過程的周期,被這些因素人為扭曲了,有些產業鏈上的企業由于信息不對稱,對階段性的產能緊張形成戰略誤判,導致頭腦發熱和無序擴張。

2020年疫情爆發、2021年疫情持續,加劇了產能緊張的態勢,很多廠商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按照正常預判,芯片廠商應該給自己留夠時間調整訂單,以避免周期下行導致庫存積壓。但在扭曲的市場需求快速增長階段,很多廠商不僅沒辦法預判市場下行周期的到來,反而在囤貨的道路上一路狂奔。當然,非理性市場導致的缺芯氛圍下,“囤芯”的負面效應沒那么明顯,積壓的庫存反而因為市場價格的飆升而產生大量“浮盈”。但這種存貨的積壓帶來的增值不僅是虛假的,而且對現金流的吞噬也極其危險。

就在手機廠商、新能源汽車廠商還在提前半年開足馬力給臺積電下單搶占緊缺產能的時候,美聯儲開始了加息步伐,全球經濟陷入緊縮階段,全球各地的消費市場,其實已經開始需求下滑,當終端廠商反應過來開始砍單時,其實已經來不及了——提前半年付給臺積電的預付款已經收不回來,明明看到庫存已經積壓,生產線上的訂單還是要“咬著牙”也要跑完。

市場迅速進入寒冬,連讓芯片廠商撤訂單的時間窗口都不給。最新數據顯示,全球個人PC市場在2022年第三季度遭遇大幅下滑,臺式機和筆記本電腦的總出貨量下降18%至6940萬臺 ,創20年來最大降幅;全球智能手機市場已經連續三季度下跌,同比下降9%,是2014年以來最糟糕的季度;電視機Q3的全球出貨量僅5139萬臺,年減2.1%,也是2014年以來同季出貨的最低紀錄;另外顯示器、電子手表等等都在不斷地下滑。

市場似乎在一夜之間就變了,芯片價格趨勢從暴漲迅速轉為暴跌,囤貨從香餑餑成為燙手山芋,整合行業淤積了太多的過剩芯片,未來幾年,“去庫存”或將成為痛苦而漫長的周期下半場。

 

防不勝防的天災

2020年以來全球持續不斷的疫情,就是最大的天災,除此之外還有暴雪、地震、旱災、火災等。疫情對全球經濟的破壞有目共睹,不再贅述,但疫情之外,各種天災對芯片業也產生了重大影響,對正常的蕭條周期也形成了局部的加速作用。

去年2月,受冬季暴風雪影響,美國德克薩斯州遭遇最大面積的電力故障,導致大規模的停電、供電癱瘓,位于德克薩斯州的很多半導體制造商也紛紛暫停運營,三星也關閉了位于德克薩斯州的半導體工廠。

去年,臺積電遭遇50年一遇的旱災,臺積電位于新竹和臺中這兩個受干旱影響最嚴重的城市。因為制造芯片需要大量的水來沖洗,持續的干旱對芯片產生了巨大影響。

另外,臺積電大部分工廠都位于地震帶,以今年9月份為例,臺東接連發生20多起地震。

地震一方面會影響供電及工廠設備的正常運行,另一方面也會影響物流運輸,最大的損失是由于要及時疏散工人將導致大面積停工。

為了規避天災停產的影響,臺積電在平時也會適當提高產能,以應對突發的天災。但是天災往往難以準確預測,如果預防過度也會導致產能極度過剩,當需求下滑的時候,弊端就暴露出來了。

拜登“三板斧”的人禍

天災防不勝防,比天災更容易形成強干擾的,還有“人禍”。拜登上任以來,雖然行業即將極盛而衰步入下行周期,但對于中國半導體的制裁,非但沒有減弱,反而不斷加碼。這也是加劇了全球芯片行業以更快的速度邁入寒冬。

今年8月,拜登簽署《芯片和科學法案》為美半導體產業補貼527億美元,還給半導體公司提供了25%的投資稅負、抵免優惠,不惜血本促進芯片制造業回流。在2022年就要花掉190億美元,其中20億用于成熟工藝,剩下的170億美元全部用于支持14納米以下的先進工藝芯片。同時還禁止獲得資金補貼的公司在中國大陸生產28納米制程以下的先進制程芯片,期限為10年,違反者需要全額退還補助款。這個法案也成為拜登和民主黨少有的“高光時刻”。

今年10月,美國對中國的制裁再次升級,限制中國大陸超算及AI、存儲芯片發展,對先進EDA工具、設備、人員從業等進行管制,31家中國企業進入清單,禁止美國人協助中國發展先進芯片,企圖把中國半導體業打回“原始時代”。

最近正值美國總統中期選舉期間,拜登為了轉移國內高通脹的壓力,激起民眾的民族意識,以得到更多選民支持,準備向日本和荷蘭施加壓力,要求兩國和美方一道阻止先進芯片技術流向中國。

但拜登忽視的是這些事實,目前,中國每年芯片、集成電路、半導體有4000多億美元要依賴進口,超過鋼鐵石油糧食的總和,中國是全世界最大的芯片消費市場。同時,華為、小米、OPPO、vivo等業務遍及全球的中國手機廠商,比亞迪等中國智能汽車廠商,美的等中國家電廠商,隆基等中國光伏設備廠商等等,是全世界最大的芯片需求方,中芯國際等成百上千的中國芯片廠商,則是全世界最大的半導體設備和原料采購商,其中,芯片設計、晶圓制造、封裝測試、光刻膠,拋光墊拋光,靶材等,都是百億以上的規模。

對中國的高壓政策,無異于是一柄雙刃劍,制裁中國的同時,也狠狠砍了全世界芯片廠商,尤其是美國的芯片產業和歐洲芯片設備產業一刀。

可以說,整個芯片行業受到了拜登政策的制裁。英特爾、AMD、英偉達的營收下滑,都與中國市場需求萎縮有直接關系。但是這樣龐大的市場端需求,被拜登的一紙法令生生和最大的供給端割裂,美國人手里囤積的海量芯片庫存,更加消化不出去了。

拜登粗暴地扯斷了芯片行業最大供給端和需求端的自由連接。拜登的新政可謂“殺敵一千自損八百”。根據拜登簽發的兩個禁令,英偉達不允許向中國企業出售A100和H100芯片,由此英偉達的損失將超過4億美元。

最近,英偉達宣布將推出一款全新規格的GPU芯片A800。相比于A100芯片,雖然數據傳輸速率每秒少了200GB,但不影響正常運行。關鍵是,這款新型芯片符合美國近期的出口管制規定,可以自由出貨給中國企業。正所謂無利不起早,如此煞費苦心,是因為過去一年英偉達在中國市場的收入高達71.11億美元,占其全球總收入的26.4%。

國產芯片的又一次“彎道超車”機會

英偉達撕開了一道口子,相信后續類似的操作會越來越多。對于國產芯片的發展而言,筆者倒希望少一點英偉達,因為在市場的力量下,全球最大的芯片消費端,向芯片供給端轉型是最容易的。

產能過剩是產業寒冬,行業本就要調整了。而拜登新政是高壓紅線則是一個加速器,這些打壓無法消滅需求端,卻可以嚴重抑制供給端,行業調整的天平顯然會傾向于需求端。

這些,其實都正在給國產芯片彎道超車提供充足的時間。

從數據的變化可以看出,中國半導體產業正在逐漸擺脫過渡依賴進口的局面。截至今年7月,中國國內半導體產能已突破10億片規模。今年前九個月,我國進口芯片總量4171.3億顆,與去年同期相比大幅下降12.8%,這就相當于中國一年內直接砍單了610億顆芯片。

不可否認的是,自從特朗普政府2019年實施對華為的制裁禁令以來,國產芯片反而取得了快速的技術進步和產品迭代,無論是研發設計,還是生產制造。加之國內政策的扶持,雙重因素影響之下,也迎來了國產芯片產能規模的持續擴大。

假設國產芯片能夠全面替代巨額進口,國內市場有超過10倍的增長空間??上驳氖?,中芯國際目前已經能夠大規模量產14納米制程的芯片,并正攻克7納米的制造技術,華虹半導體也已經具備了14納米制程的量產能力。海光、龍芯在科創板上市后,獲得資本加持,國產CPU的研發投入進一步加大。隨著國產替代從黨政領域進一步向大型央企和關鍵行業推進落地,國產芯片正在各領域加速應用。

雖然整個行業已被拖入了下行周期,拜登政府還是不遺余力地從人才、原料、設備、制造等多個緯度合力絞殺中國芯片業,留給國產芯片的時間不多了。加油!

熱門文章
圖文推薦
最新推薦
?
編輯郵箱:ynqb6668@gmail.com | xml地圖 | 移動端
鄭重聲明:云南生活網(www.kosakaya.com)網站資源摘自互聯網,如有侵權,麻煩通知刪除,謝謝!
渣男和渣女全身接触
<th id="19txx"><noframes id="19txx"><span id="19txx"></span>
<strike id="19txx"><noframes id="19txx">
<progress id="19txx"></progress>
<progress id="19txx"></progress>
<th id="19txx"><video id="19txx"><th id="19txx"></th></video></th>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