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19txx"><noframes id="19txx"><span id="19txx"></span>
<strike id="19txx"><noframes id="19txx">
<progress id="19txx"></progress>
<progress id="19txx"></progress>
<th id="19txx"><video id="19txx"><th id="19txx"></th></video></th>

為什么共享充電寶一路漲價,共享充電寶企業卻一路虧損?

2022-11-15 23:12 | 云南生活網

前幾天,#共享充電寶為何成了嫌棄包#的話題登上熱搜,這已經是近3個月內共享充電寶第5次出現在熱搜上。

漲價太頻繁、定價沒標準、易借但難還……截至11月04日,黑貓投訴上消費者對小電科技的投訴已經累積超過19820條,而已經上市的怪獸充電也收到了12551條投訴。

消費者最大的不滿是漲價:共享充電寶的租賃費用已經從最初的每小時5毛、1元,漲到了如今的每小時3、4元,甚至10元。

但實際上,被稱為“充電寶第一股”的怪獸充電已經接連虧損了四個季度,短時間內似乎并不能逆轉頹勢。今年9月怪獸充電寶發布的財報顯示,其2022年第二季度凈虧損甚至達到了1.845億。

為什么共享充電寶一路漲價,共享充電寶企業卻一路虧損?

充電寶的租賃價格,到底漲了多少?

近3個月與“共享充電寶”相關的熱搜,有一半都在討論“漲價”。

到底漲得有多快呢?據沙利文報告不完全統計,從2017年到2020年,共享充電寶每小時的租賃價格從0.5元上漲到了4元。

我們隨機選擇了上海幾個不同地點(包括景區、交通樞紐、商圈、外環)的充電寶點位,并統計了四家頭部共享充電寶品牌的收費。

我們發現共享充電寶租賃價格在一定程度上受到所在地點的影響:景區的收費一般比普通充電寶點位要高出2-4元。小電在上海動物園的充電寶點位每小時租賃價格達到8元/時,是我們統計數據中的最高價格。

即便許多點位仍然保持在3元、4元/時的價格,但充電寶企業“漲價”的形象已經深入人心,甚至被冠名為新一代的消費“刺客”。

小紅書用戶@黑魔法小茗(化名)曬出自己被三家充電寶企業扣款共112元的賬單后吐槽:“偷偷摸摸漲價了,都要4元一個小時了。然后還怕我們發現,話術改成了2元半個小時。”

脫口秀演員House甚至還把“共享充電寶漲價”寫成了段子:“你還記得它剛面市的時候,1小時多少錢嗎?5毛錢?,F在的共享充電寶,3塊錢4塊錢,還有6塊錢的……你真的不好奇,它租給你的,到底是什么電嗎?”

“難不成是,愛迪生那會兒傳下來的,百年老電嗎?”

可見大眾對共享充電寶漲價是相當反感的。艾媒咨詢的調研數據顯示,超過一半的受訪者表示無法接受共享充電寶漲價。

雖然共享充電寶在一定程度上被判定為作剛需,且在實際消費行為上,消費者對充電寶租賃價格這樣的低價漲幅,敏感度并不高;但再強的定價能力,也遭不住沒有盡頭的持續漲價。

況且,即便價格在張,但共享充電寶的生意卻在虧錢。

共享充電寶的生意,到底虧了多少?

共享充電寶行業的巔峰或許在2021年:當年4月,怪獸充電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看似打破了共享經濟不賺錢的魔咒,被加冕成為“充電寶第一股”。

招股書顯示,怪獸充電2019年、2020年分別實現收入20.2億元與28.1億元,凈利潤1.6億元與7543萬元,發展勢頭一片向好。

2021年04月,它的股票發行價是每股8.5美元。但到了2022年11月04日,怪獸充電的股價已跌至0.68美元/股,市值縮水超過了92%。

股價跳水的背后,是怪獸充電的持續虧損。

截止2022年第二季度,怪獸充電已經持續虧損4個季度。

上市后不久,從2021年第三季度開始,怪獸充電就開始出現虧損,整體營收則是從2021年第四季度開始出現負增長。最近一年的四個季度,怪獸充電的虧損總額已經達到了4.29億。

而僅在一年前,它還能做到單季度盈利800萬元。

所以到底是什么,讓怪獸充電由盈轉虧、上市即巔峰?

虧損的根本原因:銷售成本過高

從財報數據可以看出:怪獸充電目前虧損最大的原因,是銷售成本過高。

自從2021年Q1上市以來,怪獸充電在營銷上花的錢就越來越多。

營銷費用包括廣告、促銷、市場調查、銷售員等等方面的支出。一般在銷售額一定的情況下,營銷費用越低,企業的效益就越好。

但怪獸充電的營銷費用卻是水漲船高。近三年,怪獸充電的營銷費用已經從2019年的67.4%,上漲到了2021年的82.3%。截止2022年Q2,營銷費用率已經達到了96.3%。

銷售成本不斷升高,關鍵還是在于充電寶企業之間的激烈競爭:熱門商圈、旅游景點、交通樞紐等高人流量地段,是每個充電寶企業都爭相想要入駐的“香餑餑”。

為此,充電寶企業在入場費、激勵費、分成費上,都迫于競爭壓力,大額讓利于合作商家。

怪獸充電的財報和小電科技的招股書都顯示,近三年充電寶企業支付給商家和代理商的各項費用都在持續走高:

目前怪獸充電的運營模式有直營與網絡合作伙伴(即代理商)運營兩種。

在直營模式下,怪獸充電和商家直接簽訂合約,一般會先付給商家一筆入場費,后續再支付50%-70%的收入作為傭金。

據悉,2021年9月,為了入駐環球影城,小電、街電、怪獸充電等多家共享充電寶企業曾參與競標,最終由怪獸充電以700萬元入場費成為北京環球影城首家共享充電寶合作伙伴。

為了減少這樣高昂的入場費支出,盡可能降低銷售成本,共享充電寶企業正在努力擴展代理商模式。通過代理商,充電寶企業需要支付的傭金率更高,在75%-90%之間,但在大多數情況下免去了一筆高昂的入場費。

一般在一二線城市,熱門地段的競爭激烈,共享充電寶企業都會選擇直營模式,直接和商家簽訂協議。但到了三四線城鎮,則會選擇和握有更多商業資源的代理商合作。

2022年3月到6月三個月期間,怪獸充電全國由代理商的運營點位,就從總點位數的38.9%上升到了43.2%。

雖然這在一定程度上為品牌降低了成本、把運營維護的風險轉嫁給了代理商,但同時因為缺乏和商家的直接溝通,也可能造成向下管理困難的問題。

而這些,只是共享充電寶企業面對的諸多挑戰之一。

增長速度放緩、營收模式單一...未來幾多憂患?

其實從運營模式的轉變上就可以看出,怪獸充電和其它幾家充電寶企業一樣,都正在把競爭賽道從一二線城市下沉到更低線級的市場。

這也是由于目前在一二線城市,共享充電寶的市場已經趨于飽和。

近3年,共享充電寶的平均租賃時長有所下降,平均租賃次數增長也在放緩。

2020年每個用戶的充電寶平均租賃時長,只有2017年的一半。且2020年租賃次數同比2019年增長只有3.85%,但2018年租賃次數的增長率高達202.17%。

同時,雖然點位數及用戶總數仍在增加,但增長速度也有所放緩。

一二線市場趨于飽和只是讓點位及用戶增長放緩的原因之一。疫情對線下商圈的影響也在很大程度上波及到了共享充電寶行業。

2019年共享充電寶行業的市場規模增長率在100.10%,但到了2020年,市場增長率就跌到了14.8%。

而2022年Q2的財報電話會上,怪獸充電首席執行官(CEO)蔡光淵也把北京、上海、深圳、成都等一線、新一線城市的疫情,作為解釋營收下滑的原因:“由于新冠病毒爆發,我們的GMV在4月和5月分別下降了34%和27%。”(雖然在疫情影響相對較弱的2021年,怪獸充電也虧損了約1.25億元。)

疫情之所以能對共享充電寶行業有如此大的打擊,主要還是由于其使用場景過于依賴線下渠道。營收模式單一,是目前整個共享充電寶行業面臨的另一個問題。

雖然各個品牌都在嘗試尋找第二增長曲線,但目前并沒有特別成功的案例:

2021年4月,怪獸充電推出濃香型白酒品牌“開歡”,想在付費充電寶之外跨界打造一個新酒飲品牌。但一年半過去,2022年10月,淘寶上的開歡旗艦店訂閱數為2.4萬,賣得最好的開歡經典系列42º,月銷量僅有42瓶。

2021年5月,小電在招股書中表示要與短視頻公司進行戰略合作,為點位的合作伙伴及其他商家提供短視頻及直播營銷解決方案。但上市失敗后,這一計劃也被擱淺。

由搜電和街電合并而來的竹芒科技,則直接把充電寶賽道稱為“練兵場”,至今為止已經嘗試了共享充電樁、智能零售貨柜、智能儲物柜、廣告機等等多個領域。而今年7月,更是把搜電公眾號悄悄從“搜電”更名為“YoGo悠購甄選”,走上了帶貨試水的新路子。

然而路漫漫,拐點修遠兮。

熱門文章
圖文推薦
最新推薦
?
編輯郵箱:ynqb6668@gmail.com | xml地圖 | 移動端
鄭重聲明:云南生活網(www.kosakaya.com)網站資源摘自互聯網,如有侵權,麻煩通知刪除,謝謝!
渣男和渣女全身接触
<th id="19txx"><noframes id="19txx"><span id="19txx"></span>
<strike id="19txx"><noframes id="19txx">
<progress id="19txx"></progress>
<progress id="19txx"></progress>
<th id="19txx"><video id="19txx"><th id="19txx"></th></video></th>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